アカリの部屋

分辨善恶

问题

这篇文章算是我在二月份写的那篇社交网络评论区感受的延续,现在假设让我们来辩论一个话题——是否应该支持盗版,或者,是否应该支持卖黑产。

首先这类问题一看就是一个钓鱼帖,发到社交网络上只会有两种结果,一是人分成两波相互撕逼相互道德审判,“我是对的你是错的”,进而引发人际关系分裂,二是大家一起起来对题主进行道德审判,严格来讲第二种情况也属于第一种情况的一个特例。

我们来从四个方面来分析这个问题:

1.如果你认为[应该支持盗版],会被[大多数人]以一种[集体政治正确]审判,因为他们认为这[就是]不对的,没什么理由,然后形成一种人多力量大的声势来淹没你。
2.如果你认为[不应该支持盗版]或类似东西,那么如果你曾经是盗版的受益者(不论自知或不自知),你就是撒谎的,被揭穿的话你就要起来为自己开脱辩解,然而你已经洗不清了。
3.如果你认为[盗版有益处但也有坏处],站在中立位置,你一样会被审判为[偷换概念、善恶不分、立场不坚定],最终也会受到[应该支持盗版]的审判。
4.如果你认为[你特么就是在钓鱼],我一样可以审判你说你这么说在装清高。
5.外加一个第五个方面,我从上面四个方面来讨论,你会审判说我在颠倒[你认为的黑白],是诡辩。

虽然我们无法猜测发帖人的用意,但这不就是社交网络或者QQ群炸锅撕逼的日常现象吗?

退后

一个相对诚实的回答是,盗版对商业方面确实有害,而扩大产品影响却有益,并且我们多少既然都是盗版的受益者,那么假设盗版又错,那我们就都是罪犯,也许有人会引入“度”的问题,但是以黑白二元论的角度来说,一个本身有罪之人就根本不能起来评价盗版使用者,直接就定自己的罪了。但是大家明明又知道盗版在一定程度上有益处,那么我们就知道给盗版一股脑判死刑就是在说谎。那就得承认现实就不得不把我们推到中立的地步上。

退一步看,在这背后还有更深层次的问题:

1.举着[这是自由开放讨论]的意识形态大旗彼此“看似对事实际对人”论断是否合理?
2.单纯基于世俗善恶价值(人的直觉、多数人判断、被引导的主流观点)来分辨事情是否合理?
3.如之前文章所说,事情的全貌你看到了多少,正面和负面的影响范围你看到了多少?
4.你明知没人知道一切背后的真理,那你认为的[正确]的价值来源于哪?
5.你的一切评论发言立有没有一种想要证明[我比你对]的欲望?致使你去搜集各种观点材料?或想尽办法说服对方?

出了事人都喜欢追究责任,很多时候事情你就是没法找到所谓的责任归属,而事情就是发生了。那么人和人彼此人吃人,非要分出你错我对,是不是很愚蠢?

我们根本就不配。

我们在这里看到了人的一切争辩,实际上在是把人推向一个无解的深渊当中,而不论哪边打败了哪边,魔鬼都必然最终得胜,因为它使人骄傲,使人际关系败坏,让人间成为了地狱,而这些人却不自知。那个挖陷阱的人实在是有祸了!

圣经说: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没有明白的,没有寻求神的;人人都偏离了正道,一同变成污秽;没有行善的,连一个也没有。

圣经说:我们为孩童的时候,受管于世俗小学之下。 世俗小学就是律法,就是人以为的正确的那一套,就是人搞出来的种种教条。

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人和人的三观本身就有所不同,加上[我要证明我比你对]的欲望诱惑,往往把对事情的辩论转化为对人的审判,哪怕你嘴上不说,心里也必然在审判人了,我们没有一个人能逃得出去。

思维

太极的阴阳鱼,是个二维的生物,两条鱼一黑一白,各自头部还有另一种颜色的点点。

那么,白色的鱼只能看到另一条黑色的鱼,它的活动范围受限,二者只能彼此追逐。白的起来审判黑的,把黑的染白多少,就同时被染黑多少。

并且白鱼看不见自己里面其实也是黑的,而黑鱼虽然自认为黑,然而它里面也是白的。两个二维空间里的鱼头,都看不见对方体内不同的颜色。

二者相互追逐不分胜负,两条鱼能不能搅和成灰色我不知道,然而从三维空间的高处看来,它们是多么的愚蠢啊!

在这套非黑即白的争论当中,如果双方都收集了足够多的论点,显然能得到一个结论就是二元论的思维框架存在错误

原委

在这里我要引申一则电视节目,来看看这种恶毒的思维是怎么渐渐侵蚀我们的!

假设有一则新闻报道说:“xx月xx日在xxx地,一名男子酒后开豪车玩漂移,撞伤xxx…,警察已经控制此人,在进一步审理中”

不知道你有没有观察过,其实这则报导就已经结束了,就事论事,但是电视主持人对报导还没完,说:

1.我们知道漂移是头文字D里的…
2.现在年轻人开豪车过着仿佛人生赢家的生活,却…

有没有发现,字里行间都透露着对动漫或某些人的道德审判,前者是诱导观众归因,后者加上了自己的臆测,是多么可怕的一种人吃人!

更可怕的是,电视里天天这样讲,播音员说习惯了他自己都意识不到,大家听着有道理,就都容易这样想,都开始人吃人,也自己意识不到。你可知道这就是魔鬼拿着半本圣经拿出部分真理开始坑害你了吗?它成功了!它看着人和人撕逼,它很高兴!

但你明明知道,我们的历史教科书,都会带上一种站在某一个利益集团角度上的感情渲染色彩,要么就是宣扬民族主义情感色彩,而并不是公正又枯燥的编年史!你怎么看不出来呢?魔鬼再次得胜了!

而这就是我们再平常不过的聊天啊!看到了吗?

于是,你指责人的时候,你也是那人,只不过你没做所为错事的机会而已,你好不容易逮着机会能来满足一下你那[我想被别人说好]的情感了,你就算说事情并不是非黑即白也无非是想两边讨好,你的良心都是假的,你说的所谓正义的言辞也都是为了让你自己在别人看来似乎是正义的,为了得别人赞美而已。

一个诚恳的态度是,在所有人当中,我做的比谁都差。

圣经说:你们怎样论断人,也必怎样被论断。 人隐蔽的心思意念,在神面前都是敞开的。

圣经说:你们来,我们彼此辩论。你们的罪虽像朱红,必变成雪白;虽红如丹颜,必白如羊毛。 朱红就是染成华丽的红色,把自己装扮得很义一样,白如羊毛就是漏出了你的大麻风病,你辩论也没用,你以为穿上马甲,上帝就看不透你了吗?

解决

问题本身是不可解的,核心问题在于,问题的背后是魔鬼让我们起来,我们明明无知,还自以为义扮演上帝来控告别的人。人都看不到这背后的属灵争战,所以需要神的怜悯。

不管支持还是不支持盗版,我们懂什么,起来撕什么呢?这个问题本身难定黑白,那为什么我们要把精力放在这上,像是一个被世俗小学捆绑的孩子?而学不会彼此宽容尊重?

任何一个人起来随便拿出点小黑账指控另一个人,一定能把人打入地狱,人就没有出路了。

为什么我们要固执坚持一套幼稚到什么都不是的善恶标准起来与人争战?把世界搅和得鸡犬不宁而后快?人能像神一样分辩善恶是一切败坏的起头,我们的口舌之快结果一定是[我善你恶],而我们逃不掉这个捆锁,所以分辨善恶一定要时刻警惕、要有节制!

在论断的事上,我们要认罪悔改,在知识上要不断有所更新,面对世俗问题的陷阱,一定要跳出问题本身,站在上帝视角来看事情、看人群、关键还要看自己!

圣经说:祸哉、我灭亡了; 因为我是嘴唇不洁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

结语

这篇文章代表我的个人观点,喜欢争辩的人可以扪心自问自己分辨,某些事情,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还是灰的,还是我的话是诚实的。

如果你没有看明白我的论点,那么我重申我的结论就是,盗版对错的问题太小儿科,我根本不能二元论地站个队,而争论这件事本身有问题,太多的事情都是这个样子,甚至说句不中听的,我感觉讨论这种问题并试图说服别人,某种意义上就是缺乏素质,我只能恭敬地呵呵,一边听着他出丑,一边行行行好好好是是是,我真是辛苦啊!

有些能让人打得狗血喷头亲离子散的尖锐的问题写出来自己的思考感觉还不错,以后希望能讨论更多尖刻的问题。